有些事,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自己做多少年也只觉得是生活里的习以为常了。


冠冕堂皇是说给别人听的,或者是别人说给别人听的,其实都和自己做什么没什么关系了。


好比父母养孩子,想着是我养个清华北大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可是孩子不这样长怎么办?不养了?也不能够。养着养着发现三本专科他也能自食其力有一片自己的天地,也挺好。


我自从养猫之后就开始了对自己执拗的各种妥协,因为你发现你去较劲难过的是自己,但是这个世界已经这么艰难了,在可以放过自己的地方就不要自己为难自己了。看开以后,相处倒是变得非常轻松愉快了,否则猫也拧巴我也拧巴,何必。

草稿箱里躺了一堆草稿


但是总是难以继续下去


好像突然之间就丢掉了表达的欲望


公众号也很久不写了,前几天朋友还来追债来着……


大概从五月开始,好像到了八月也振作不起来的样子


拖延着一大堆事儿,一种在迷茫和明确之间徘徊的得过且过

因为不知道让谁睡三哥而导致车报废了


或者可以换个写法(搓下巴)


啊,我的甜妹还没搞,准备搞一哈


活越多越想摸鱼🙄🙄🙄

不应该去补蜗牛的小说啊,邓摇


小说里三哥苏力值比剧里还要翻出去好多倍


头秃,想逆


还是去把浮出和外科赶紧翻出来看一下

飞sir病床的片段太奶了


奶到我在逆的边缘了……

芭莎这视频


我在搞甜妹的边缘试探了(。)


问题甜妹要给谁是个问题,挠头


论年代,黄🐳怕是只有贺兰狐狸可以凑上


要架空就可以随便搞了


妈个鸡的我又想搞尹日方的水仙了……


我决定去开黑车了😏😏😏

讲道理


非常想要知道一件事


如果木娄只是一个大舅子


他和方大哥的“大舅子战斗力”谁更厉害……


我好像还有过这一对的沙雕脑洞?


要不要干一票呢…搓下巴…

最近非常想开车,但是写了好几个开头和梗都觉得不顺


重看季少爷和高老板那篇觉得我那天应该是车神附体了


可能水逆不适合写作,那就水逆过后再说吧

看了一晚上神仙太太的文


我觉得我还是删号吧


写的时候觉得自己文豪在世,写完看自己写的什么🐶屎

1 2 3

© 二凸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