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个桃儿】德云班主微博里的德云社(2014年6月)

#按年份整理,原则上按月分篇,图不会带全,只会带我觉得有趣的。

#只记录评论或者转发里面有德云社众的部分微博,可能会有疏漏,欢迎帮忙补充

#会有我的碎碎念,不想看就滑过去,感恩


#2014年6月2日

我幼时学艺,评书开蒙。这些年,数十人的茶馆说过,几百人的小剧场说过,千人的民族宫说过,几千人的北展也说过。不同场地有不同的技巧,小茶馆可以拉家常、不给书听,台上下几十人互相哄着玩。大剧场最难,因为一张票钱就够茶馆包场了,所以算另一种境界。这周五下午,与弟子们共话评书,我很开心!

云杰师哥:

本周五(六月六日)下午的德云书馆,经过与师父协商,先生同意加盟评书演出。关于书目,愿意听取观...

【补个桃儿】德云班主微博里的德云社(2014年5月)

本来我只是想要刨一下栾队是如何就“住在师父的微博里”和“我师父哪儿都好,我就是个师父宝”这两个问题对高筱贝做出了榜样级的身教的。

但是去翻翻老郭的微博,看下来还是感慨万千,也瞅着些有趣的,不如就做个记录。

参考了 @烟花不冷同学 的格式,也当给她补个桃儿吧哈哈哈哈


#按年份整理,原则上按月分篇,图不会带全,只会带我觉得有趣的。

#只记录评论或者转发里面有德云社众的部分微博,可能会有疏漏,欢迎帮忙补充

#会有我的碎碎念,不想看就滑过去,感恩


#2014年5月1日

愿逝者安息,表示哀悼!(听说被救的校长自尽身亡,又听说韩国总理内疚辞职。有人说这是一种知耻的...

【高栾】待月西厢

全是胡诌


话说,京城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高峰到哪哪发财,爱他的姑娘排成排。”

高峰何许人也?当朝太子太傅,官拜大学士。才华横溢自不必说,长相也是一等一的好。当年他金榜题名打马游街的盛况丝毫不逊旧时潘安出门掷果盈车之状。


安平王栾云平在茶馆楼上的包间里正听说书先生提及当年高峰打马游街收到了多少姑娘投掷的金耳坠,玛瑙佩之类的物件儿乐得前仰后合,他的贴身小厮从包厢门外进来,将一把折扇递了上来。

“哪儿来的?”

栾云平接过折扇打开,听得小厮回报:“高府送来的。”

听见“高府”二字,栾云平就把手上已经打开了一半的折扇跟丢烫手山芋一般丢在了桌上。

“丢出去丢出去!以后高府送什么来都...

【高栾】赖床

全是我胡诌的


老高和小栾的早晨一般都是从赖床开始的。

老高睡眠不算太好,要么晚睡要么早醒。早上七八点儿的时候要么是还在和周公下棋,要么就是已经醒了好一阵但是并不想下床。

小栾倒是个睡眠质量很好的主儿。一觉到天亮,鲜少起夜,基本没有失眠的困扰。

原本小栾是不赖床的。和老高在一起后,只要不忙的早上,他总是愿意拉着老高一块儿在床上再迷糊一阵。虽然十天里有八天老高也就是陪着他躺在床上闭目养会神,但还是能有这么两天老高能够在小栾的轻哄下再睡上一两小时的回笼觉。

起床的先后也没个固定的次序。老高要是睡沉了,小栾就会先起来洗漱顺便做个早饭。老高要是醒早了又不想再多消磨,就会出门去溜会弯儿顺...

高筱贝:我媳妇马凤英


视频指路见评

【金东】夜航西飞

#机长金X乘务长东

#学步车


夜航的班机在高空与星云同行着,驾驶室的门被轻轻敲响。


“进来。”机长谢金一边写着航行日志一边答应到。


进来的是头等舱的空乘靳鹤岚。


“机长,咖啡。”


“放那吧。”


靳鹤岚把咖啡给驾驶室的两人搁下,转身准备离开,被叫住了。


“鹤东呢?”


“东哥在经济舱哄小姑娘睡觉呢。”


机上有个小朋友要独自坐飞机飞过大洋,因此乘务长李鹤东主动调去了经济舱帮忙照顾小朋友。


谢金丢下笔,交代副机长尚筱菊好好盯着就出了驾驶室。


“老祖,你就放心去找我小祖奶奶吧。我保证不让飞机掉下去。”


谢金把后辈的调侃关在了驾驶室里,...

【怀阳】师叔,亲不亲(5)

5.

当你突然发现一个新认识的人充斥在你生活的各种细微之处,这就意味着你对他或者她产生了某种兴趣。

不过彼时的于筱怀还没有意识到这点,陶阳也是。

师叔侄俩在两天内第四次在同一个研讨会会场上遇见,陶阳觉得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请小辈儿吃个饭了。

第一场两人遇见的时候彼此还很拘谨,隔着三排相互点点头致意一下就完事儿了。第二场两人在门口遇见,很自觉地就坐在了一起,不过还没能在写作学术问题探讨实际名为同行吐槽大会这件事上进行进一步交流。到了第三场,一前一后到达会场的两人已经会在会场里相互寻找对方了,坐到一块儿后开始不住的窃窃私语,交流着各种学术八卦。

等到第四场的时候,相遇已经从偶发事件变成了一...

草稿箱里躺了一堆草稿


但是总是难以继续下去


好像突然之间就丢掉了表达的欲望


公众号也很久不写了,前几天朋友还来追债来着……


大概从五月开始,好像到了八月也振作不起来的样子


拖延着一大堆事儿,一种在迷茫和明确之间徘徊的得过且过

【瑜昉】喜当爹(21)

#大概没人想我了(。)

#努力朝着完结迈进(别信)

66.

“团团是我的孩子对吗?”于进把手里的资料往尹昉面前推了推。

尹昉拿过打开看了第一页一眼,原本悬着的心立刻放下了。

“不是。”

于进原本笃定的表情有了些波动,“虽然团团的出生月份倒推回去算算的确是在我们分手之后,但是你完全可以……”

“可以什么?”尹昉唇边挂上了一抹讥笑,“可以修改团团的出生月份么?于进,谁给你这样的自信的?是被我捉奸在床的无耻吗?”

于进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尹昉,我……”

“不用再说了。”尹昉完全对他失去了应付的耐心:“当年我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可能性了。不要逼我把往日的情分都丢...

【怀阳】师叔,亲不亲(4)

4.

请客吃饭总是免不了觥筹交错那一套。两个小辈客客气气地端着饮料给桌上的长辈们敬了一圈之后就埋头认真吃饭,留着一桌子师兄弟们自己乐呵去。

一顿饭宾主尽欢。到了散场的时候,半醉不醉的各位在酒店门口又拉拉扯扯半个多小时才各回各家。

于筱怀不过是在孔云龙和陶阳道别的时候把陶阳下午抵押在他这儿的钥匙还了回去,就又被自己亲导师安排了送喝了酒的陶师叔回去。

“三哥,我没开车。自己打个车就能回去了。”

“哎呀,你喝酒了嘛。让筱怀送送,我给他报销车钱。”

哭笑不得的两个人就被孔云龙一起打包塞进了出租车。等到司机把车开出去了好几公里于筱怀都还没回过神来。

一旁突然传出了一阵笑声。陶阳把手撑在窗口...

1 2 3 4 5 6 7 8

© 二凸曼 | Powered by LOFTER